最安全的交通工具:农民用"垃圾"种出有机蔬菜!

文章来源:兼职吧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2日 23:34  阅读:7797  【字号:  】

姐姐,带我去坐坐公交车吧。我笑眯眯的问道。走吧,去坐公交车!好!我高兴的说。从公交站上车以后,整个车子就开始漂浮起来。我往窗外一看,乖乖呀,这么高!我扭过头来,不敢再往下看。等到站的时候,我拉着姐姐,飞快的下了公交车。

最安全的交通工具

班级:六四班

从此,我不再孤单 寂寞冷清的夜使我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几年前的生活。那时的我,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扰的气息,犹如长满刺的榴莲,以至于身边都没有知心朋友。 那一年,在遇到她之前,我习惯独来独往。由于性格内向,便不喜欢和别人说话,所以身边就没有朋友。于是,我就成了同学口中的哑巴,整天几乎不说话,妈妈一直劝我,老师也开导我,而我总是左耳进,右耳出。直到那天她的出现,才改变了我。 一周之后,班里来了一位转学生,班里只有我旁边有空位,所以我无奈之下让出了位置,她性格特开朗,活泼,话也很多。第一次见面,我就已经领会到了说话的最高境界——滔滔不绝。她一直没完没了的讲,而我对她不理不睬的,她从来不生气。每次她都是那个一直说的人,我是那个一言不发的听众,但我每次跑神,她都会反过来问我,她讲了什么,我三心二意的,压根就没听,我哪儿会知道,但逼于她的询问,我会蹦出一句话:就是啊,你讲的什么,我有听没有懂唉?虽然她知道我没有听,但还是很高兴,我很疑惑,我没听她还这么高兴。我便问她原因,她只是说:因为你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和我说话,而且还这么多个字唉!听她这么一说,我也是醉了,不过算算还真是。有一次她问我,我为什么话这么少,我只是用内向一词带过。从那之后,她对我讲话更勤了。她下定决心要帮我改正,我被她的决心所打动,所以我也努力改变自己。 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我的技能竟然达到了最高境界——滔滔不绝,没完没了。也正是我的性格渐渐变了,妈妈因此很开心,经常请她到家里玩。我们两个也经常黏在一起。此后,我们就成了同学口中的黑白无常缺一不可,老师也经常说我俩,就像是一条裤子上的两个裤腿,无法分割。那一年,因为她我才改变了性格,因为她我才不再感到孤单。因为她我身边的朋友也逐渐增多,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榴莲。因为她让我不再感到孤单。 从此,我不在孤单。

秋把自己全部融进了一张张憔悴的枯叶,而风儿就是她的情侣。秋是我最喜的时节,因为他是一个收的季节。一提起,我的脑海就会想起无垠的麦浪和浓郁的果香。我曾细细聆听过到那被风弄掀地翻滚着的浪花,沉湎于那丰收岁月里跳跃的音符。他们想似一群孩子在田野间奔跑,一浪盖过一浪冲掉了我浮躁的思绪。那稻田里早已失去了农民割麦的声响,镰刀和麦梗摩擦出的是一曲欢快的音乐。在地里摸爬滚打了大半年的农民们,低着头收割着幸福,收获着喜悦。痛苦并快乐着的麦子们,不为自己的残缺而痛苦啜泣,而更多的是为自己的光辉命运感到充实和快乐。它们把自己留给人类和大地,而把农人的汗珠小心翼翼托付在自己脚下的这方土地。汗珠是一份回报,更是一种期望。面对化作春泥的命运,他们重叠着耸立在年末的岁月里。忆小时候,我们常常拿着稻梗玩耍。浓浓黑烟冲上半空,被风戏耍得四处逃窜。常和小伙伴们焚烧着有些润湿的稻草,坐在田埂将自己的心交给那飘移的烟雾。走近庄稼地里是最亲近时刻,在这里我明显能嗅到瓜果的芳香,甜甜的像梦幻一般迷醉着我的五官。那一大串一大串的豆角,向人们炫耀着它成熟的喜悦。那香甜的板栗高高垂挂在枝头,高傲地不愿看路过的我。野花四处散开,一大片一大片霸占着山头。你看!红的、白的、黄的花瓣争先恐后地泼洒着她绚烂的笑容似。蜂阵蝶影下的花朵,泛滥着甜的、醉人的香味,那味道似源于她妙龄女子身上的体香。漫山遍野万花争艳,它们把自己仅存的一丝美要毫无忌惮地留给这个季节。




(责任编辑:区英叡)
字号:        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